风檐。

爱每一个看到这行字的姑娘。
檐,一个不务正业——码字或者写字的。

近期沉迷螺旋圆舞曲&遇见逆水寒。
颜控,喜欢和漂亮纸片人谈恋爱。

lo娘属性,头像即本人。
希望在未来工作能保住染发与穿lolita的权利。

腾讯:Hosanna。
ins:_yisheiyuncong


约稿私信即可
如超过一天未回复,就是被bug吞消息了

【存档/诗歌】糖屋子

半年前的全国大学生淬剑奖参赛诗。写之前并不明白“过程诗学”的主题究竟如何定义,全国十强于我是意外之喜。

但我喜欢写这个故事的过程(即使评委在评语里反复强调“诗”不是“故事”)

---

《糖屋子》

传说在森林深处,

有女巫修筑的糖屋——

饼干的顶,冰糖的圆窗,面包的门。


这是狂欢节的典礼,

形如鳏夫再娶的嘉年华。小丑和愚者,

无花木制的普利阿普斯,猥亵地欢闹。

古板的、野蛮的、索要报酬的、城堡和村落的,

一齐涌上街头。

化妆游行,穷人宴飨。


我站在白桦的树荫,给满街孩子分发甜面包。

他们衣衫褴褛,欢呼雀跃:“好心的夫人!”

我说:“可...

2018-09-25
1 / 9

© 风檐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